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赤壁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4103

积分

0

好友

1291

主题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4-3-3 16:09:23 | 查看: 12| 回复: 0
摘要: 。用苯基打鱼:可惜随着经济的发展的深入,浅溪里再也见不到昨日精灵了。放牛:我放过牛,不过我不是王二小,呵呵!大人编谷搭:大人宰猪,用大门门板作为垫。节鸡:看老师傅给公鸡割蛋蛋打糍粑:再来一些东西吧,继续往下看,精华总是在越来越后面这些你见过、玩过、吃过吗?都有过,证明咱老了…………风柜:我家不知道还

正文:


。用苯基打鱼:可惜随着经济的发展的深入,浅溪里再也见不到昨日精灵了。



放牛:我放过牛,不过我不是王二小,呵呵!



大人编谷搭:


大人宰猪,用大门门板作为垫。

节鸡:看老师傅给公鸡割蛋蛋

打糍粑:

再来一些东西吧,继续往下看,精华总是在越来越后面
这些你见过、玩过、吃过吗?都有过,证明咱老了…………
风柜:
我家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东西了,不过小的时候老爸用它的时候,我经常爬到谷仓上面玩,
现在想起这样的情形,还是蛮怀念的,蛮伤感的,自己长大了,老爸也老了,这一份父爱
或许没有太多的表达,但藏于内心的爱,又胜过一切的言语…………

角箩,光毛绝代,小时候六月天落雨,收谷的时节多亏了它们:


磨石,其实以前的豆腐真好吃,怀念中:

灶下:城里人叫厨房,边上那两只装潲水的汁桶比较经典…………



松果:我们叫做够够咔,也叫情鸡卵,紧大紧够灿……小时候去尖淫栋捡来烧火,在山上叭叭哩跌……

斗皇攀谷:小时候只管掳禾,不管攀谷,后来大点了打谷机就出现了…………



电鱼子:小时候跟着去捡小鱼,差点被电倒在小管里…站在湿湿的岸边还被导电了…汗……





烤蕃符:嗯,说起这个很多时候是个笑话了,我们放牛的时候经常跟年纪大一点的人去,一起窑红薯,
等红薯块熟了,狡猾的大人叫我们把窑泥拿到河边扔掉,表示送掉窑鬼,吃完后才能吉利,我们这么
一去一回,发现红薯往往变成了红薯皮了,呵呵!等我们大些了,也就学会用同样的手段欺负小孩了,
那时候估计这样的事情已经是最开心不过的恶作剧了。




游戏机:俄罗斯方块,我玩到第九级…………


小霸王:我近视可能最直接的关系就是它了,我回家发现妈妈已经把这个玩意给了收垃圾的人,
要是没有这玩意,估计我就没有福气戴眼镜了,真TMD


拐子:上发条的,跳了十天,发条都跳出来了……


射射子:学名弹弓,小时候去捡破烂,换钱,买皮筋 ,自己做,后来不知道被哪个断货“借”走了,至今未归还……


打石子枪:一角钱一把还送皮筋…………


链子驳壳:我一直记着,我给了原材料(链子、铁丝、皮筋……)

笔盒:我一直以放在里面那块香香的橡皮吸引班上纵多女生…………


压轴最经典的:没玩过你就ouT了,我们叫做啪啪筒子,打咯咯子或者浸湿的纸,这个玩具伴随我度过了大半个童年,桂竹子做的最好,声音脆,打得远,堪比三八大盖…………



接下来,吃的野果,我承认我嘴贱,大部分吃过:
山捻:学名金桃娘,吃多了就会便秘……曾经因
多吃看过医生,杯具了!





沙连子:长在阴凉下的黑色的最甜……




鸡爪梨:我们乡下把这个叫吉柳,我家不远处小溪边有一颗,是野生的,每年结果很多,涩涩的,熟透后略带甜味,
回味爬树的感觉!


坡:学名不知道叫啥, 红的真的好甜……记得老家的井头非常多……




马噶叻:光毛绝代,涩啊的去嘴唇都会厚起来……打过霜以后就不会那么涩……


野油庇(和梯子):饿熟了很甜…………


苦子:酸酸的……


茶包:初春的时候山茶的嫩芽,很甜……


乌料子:小时候经常形容一个人长得黑,本人不幸得了这个绰号……


布罗盎子:我家田埂上很多,吃多了嘴巴牙齿都黑乎乎的……


寒梨子:不解释,酸搭涩…………


牛和卵:小溪边很多都被鸟吃了…………学名叫什么至今不知道?


盐东:这个树和漆树区分开……妈妈说以前的人没有盐吃的时候,就拿它煮水,很咸……


羊角花:学名杜鹃,或者映山红,很漂亮,花可以吃,开花的时候满山都是红红的


茅瓜:根可入药,果实好吃……


扑菇酸:根可好吃了,叶子酸酸的……看到这个也让篮球迷们想起塞尔特人!嗯




桑葚:也叫桑子


杨梅:杨梅长在深山中,但其实当时的杨梅是非常酸的,不过那时候吃来倒是很有味道,物质匮乏的年代
没有太多的选择,但那种收获的感觉其实很甜美,很甜美!


板栗,我们乡下叫风栗,记得开启这个东西的工具吗?那玩玩是溪边的石头了!为了吃这个,
没有少流血啊,童年的我们真是tough!


糖勒子:据说浸酒很甜,也叫金樱子,是中药,具有收涩,温阳元之效果,现才
知道这东西这么好啊!



锥子,记得小时候我们小学旁边有一片锥林,熟了后会自动掉落,但松鼠会在没有掉落之前采摘,我们那时候还是
松鼠食物链中的竞争者呢。


八子:学名芭乐,和当莲子一样,吃多了排泄有问题……要拿耙子去耙



番凉粉的花,(美人蕉的花也差不多),拔下来,喝里面的汁:

苦斋:这是不错的中药啊,祛湿,晒干煲汤用很是不错。


冷金芽:我们乡下叫赤结,因为多为赤色,而且像打了结一样,这东西是一味不错的中药,可以祛湿,下火,做凉拌菜味道很好,
晒干煲汤的话,放点猪骨进去,那叫佳肴了!


鸡肉菇:味道那个鲜啊…………


煞番符:晒蕃符干……




色头子:这不能吃,学名不知道叫什么,当年拿这个东西欺负过女生的孩纸,你们真邪恶…包括我………

接下来的七七八八都是动物类的,
雕子蛋:上树掏过的孩纸们,你们伤不起……包括我……

水牵牛:也叫山牛顾,很霸气,长得像牛魔王呢!吕布头上的那两条铁鞭是不是一样?


笋虫:这个东西可以玩,可以吃,先用绳子穿过尾巴,等它飞,可以玩个一天。等它不再飞了就把它的头
拧开,放进食盐,加点火烤一下,味道很好!

狗蛇:肥蛇,我们老家唯一的蜥蜴,现在逐渐死于假农药之手



来一个重口味的:弧其,也叫水蛭(丰应子移民到赖家堂隔壁的,名字就叫弧其堂):



弦子:也叫蝉,蝉衣是一味中药……





看到这些回忆起童年的,请默默转载吧…………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