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赤壁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4103

积分

0

好友

1291

主题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4-1-22 14:23:38 | 查看: 30| 回复: 0
摘要: 在我眼中美丽的佛刹,妈妈没能坚持到最后一刻,因严重缺氧而昏迷,我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把妈妈运回甘孜进行抢救,那时的心情,难受到极点,因为,也许,我前面写的《丰盛的晚餐》(http://blog.sina.com.cn/s/blog_9f70c9de0101dl98.html),也许是妈妈喜欢的、她在世间

正文:
在我眼中美丽的佛刹,妈妈没能坚持到最后一刻,因严重缺氧而昏迷,我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把妈妈运回甘孜进行抢救,那时的心情,难受到极点,因为,也许,我前面写的《丰盛的晚餐》(http://blog.sina.com.cn/s/blog_9f70c9de0101dl98.html),也许是妈妈喜欢的、她在世间最后的一餐。

到了甘孜,医生通知我做好后事准备,身边还有朋友或仁波切且建议我把妈妈转移到汉地治疗,我内心挣扎了很久,以妈妈的高龄,毕竟和我在藏地共度了十三年多了,今年妈妈几次重病,我估计把妈妈带回汉地,再也难以带回藏地了。如果妈妈在汉地医院去世,我认为真的太惨了,因为医学上死亡的判断方式和病人真正死亡的判断方式是不一致的,外气断时,医学上就判断为死亡,此时就将亡者放入冰箱,而此时亡者内气未断,亡者神识尚在身体里面,这种做法等于将亡者直接打入寒冰地狱。接下来就是火葬。我真的不想妈妈用这种方式告别世间。

后来我决定把妈妈运回亚青。亚青是妈妈最喜欢的地方之一,她一直把亚青当家。我们在云南时,无论那里条件多好,妈妈都总吵着要回亚青,倒是因为我的身体不好,我一直向妈妈解释:等我身体好一点一定带您回亚青!

一路眼泪汪汪把妈妈运回亚青。

第二天,尽管妈妈已失语,但她还是知道自己已回亚青,眼神立马有种安定透了出来,尽管接下来的日子,妈妈活得很辛苦,但妈妈内心已明显转变,白玛程列上师过来加持妈妈时,妈妈认出了上师,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我真的呆了:自妈妈生病,再没笑过一次了!

现在几位上师轮流给妈妈灌顶,妈妈能活多久,我不知,我只知,我和妈妈都很可怜!妈妈昏迷时只知叫我的名字和念阿弥陀佛和玛尼,但她最难受时呼唤的都是我的名字,而不是阿弥陀佛。我呢,遇事只知眼泪汪汪,我朋友呵斥我说:“你完全被境所转了,你学的佛法到哪里去了呢?”

现在我按朋友的提醒,尽量多在妈妈耳边提醒妈妈:您一定要祈祷阿弥陀佛!我不能代替您生病也不能代替您死!您病的时候和死亡的时候,我帮不到您,而阿弥陀佛能帮到您!我不断提醒着妈妈,妈妈最近呼唤阿弥陀佛的名号明显增多,而我只能是尽量学着坦然面对这一切了!

想想妈妈往日念佛似乎很精进,我也似乎很爱学佛,真正事情来临时,我们的信心、定力到哪里去了呢?我朋友说:“零分和五十九分是一样的。”我日夜思索着这些话,如果佛法不融入心底,我们表面在藏地学佛,我们真正学习进去、学好了吗?

尽管所有上师和熟人都安慰我,说妈妈在亚青走是最大的幸运,可是,我却为自己和妈妈的当下,感到深深的悲哀,为我们十几年形象上学佛而深感悲哀!

妈妈终究会走,这次不走,也总会有走的一日,没有将心真正融入佛法,遇烦恼与违缘时心中不是上师三宝而是忧愁的我,给自己上了沉重而深刻的一课!

我的上网卡不在手上,这次是因为法事安排事项而借用了别人的上网卡,大家给我留言估计暂时也难以答复诸位了,如果真有心为可怜的我们祈祷,可以为我们念一些心经、玛尼或者为我们放一点点生,感恩合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