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赤壁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4103

积分

0

好友

1291

主题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4-1-17 02:10:33 | 查看: 27| 回复: 0
摘要: 偶尔逛街看到一条新秀丽的牛仔裤,试完才问价,打完折还要一千多。我已经存了撤退的心,小姐还鼎力推荐:“这个十年都不会变形。”我笑起来,“那我呢?我能十年不变形吗?”还有一句更残忍的话我没有说:我肯穿十年吗?我的衣柜早就是深宫孽海,无数得不到我宠幸的衣袂在欲哭无泪。  拒绝有一种残忍的愉快,又因为偕

正文:





偶尔逛街看到一条新秀丽的牛仔裤,试完才问价,打完折还要一千多。我已经存了撤退的心,小姐还鼎力推荐:“这个十年都不会变形。”我笑起来,“那我呢?我能十年不变形吗?”还有一句更残忍的话我没有说:我肯穿十年吗?我的衣柜早就是深宫孽海,无数得不到我宠幸的衣袂在欲哭无泪。
  拒绝有一种残忍的愉快,又因为偕音,仿佛被我轻轻推开的,是一个痴情男子:我十年都不会变心。但他出现得不是时候,不能成为生命中亲密的爱人,就什么也不是。我照样会哂笑而答:但我做不到。
  背叛是怎么开始的?我曾经一时糊涂,花大价钱买下白衣白裤,袖管绣了一团荆棘,才下了一次水,就缩成芭比娃娃尺寸我与她,甚至不曾一次合欢,她就死于处女之身。这一遭,是她离弃了我;前两年疯狂流行波西米亚,我将过季的时候打三折买下,旋即风起云涌直入冬,越今年满街都已是直身简约、微微收腰的小黑连衣裙了。我怎么办?我曾为她一掷千金,像汉武帝承诺金屋贮阿娇,也只能长长久久地把她搁在金屋里。阿娇,这次我对不起你……




  深情常常一脚踏空,跌到楼梯下面的泥水里。我渐渐在小店买衣服,几十、一百,杂牌或者所谓外贸余单,也尽有相看两欢的。穿着上街来,人都夸好看背后他们怎么说,我管不着。穿过一两次,也就换了季,明年开衣柜再见着,几乎是陌生的。像醒在陌生的酒店,疑惑身边男子的脸。并且发现瑕疵,下摆的褊松脱了,领口第二颗钮扣脱到哪里去了,某一处经纬稍松,不至于分崩离析,但也是怨偶。古话说: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衣服合该有三年韶华,九载寿数。我找到借口,随手送人或者捐出去,两不挂心。
   我承认我的薄情,但,我坚持觉得薄情是一种最可靠的姿态。
   无情的萧瑟,恰如久旱无雨,大地干涸。无情的人不会懂得初遇的惊艳、试穿的眉目飞扬、胸围小了一号腰围大了半号的遗憾,那是即见君子、云胡不喜的百般滋味。若我对世上的好衣裳、好男子全不动心,我还活来作甚?


  

而深情则往往浪费。

我的肉身不过是一瓶玲珑香水瓶因为个子小,我感情的储量大约只是高大女子的2/3。我得把有限的感情投入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中,故而只肯爱珍稀的人与事,一生的事业,家庭、父母儿女、朝夕相处的那个人……其余的付出都是浪掷。
  所以不肯买昂贵的衣服,正如我不肯昂贵地去买一个人。我不肯投注我的浓情我的钞票,我不是不爱他们,但我知道这一段情是短暂的,势必无疾而终。
  薄薄的一点感情,恰如生鱼片的芥末,或者草莓蛋糕上面的一层糖霜,点到为止的甜头与刺激。太浓烈,噎死人;全无,谁吃得下去?
 《源氏物语》有一章的题目是:薄云,恰合我的心意。

我,但愿“可怜人意,薄于云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