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赤壁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5

积分

0

好友

1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3-27 12:41:22 | 查看: 4| 回复: 1
我和聂灿不知何时也不知道什么缘故坐上了一艘小艇,小艇行驶在一座城市的正中心,周围是繁华的都市,这些建筑都散发着特殊的光茫,夕阳西下,这些建筑都又换了一种颜色散发着淡黄色的光芒,不知何时高大的建筑的阴影遮住了残存的夕阳,我们处在巨大的阴影中,我使劲的划动船浆想逃离巨大的阴影,可这时船漏水了,我和聂灿用盆舀着水,可是水越来越多,眼着着船就要沉入水下了,我惊呼着,我大叫一声,然后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自家的小房间里,打开灯后才发现现在是凌晨三点,唉,原来是一场梦。
  我睡在床上再也无法入眠,白天想过去上海打工的事,没想到晚上就做了去上海的梦,梦中的城市应该就是上海,那么那条河一定是黄浦江啦,我初中毕业已有三个月,该玩的地方都去过了,现在正是最无聊的时候,为了生计自己必须和村里人一样出门打工了,而我的目标便是上海,那里有美丽的黄浦江,东方之珠,金茂大厦,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村里条件比较好的女孩林小北也找到我,让我和聂灿去上海不要忘记带着她,林小北长相甜美,穿着最朴素的衣服也掩饰不了她的美丽,保证让你看上她一眼就忘不了,她本不需要和我们一起放牛但她也跟着我们几个男孩放牛,学着我们坐在牛背上,就像凯旋的大将军。
  家中的水稻收获入仓后我便找到聂灿,那天夜里月光明亮各种小虫欢快的叫着我走在土路上来到聂灿家,聂灿抱着一本地图认真的研究,爱看地图是聂灿的爱好可去了城里却仍然迷路,我问聂灿,什么时候能动身走上海呀,聂灿叹了口气说,我表叔说,工厂工作很苦,经常要加班,一天要坐十几个小时,我不知天高地厚的说,那我们去找轻松点的工作,聂灿望了望我说,就凭我们仅有的初中学历找不到什么好事,我自然不信,因为我对自己一直很有自信,中考时家里供不起我上高中,我玩了一个初三考分数离录取线仅有四十分,初三那年周围十公里好玩的地方全部去过,偶尔兴趣来了便去上几节课,我感觉自己有一个聪明绝顶的大脑,而聂灿则相对自卑些,中考都没考。我发挥我的聪明才智说,我有个同学住隔壁村,初中经常抄我的作业,现在可能也在你叔叔那家电子厂,他干的是仓管,平时很清闲,不过现在联系中断了,我们去上海还可以自己找事,天下之大难道容不下我俩,聂灿点点头,这时聂灿的妈来了,他妈快五十岁了,对我说,他表叔是聂灿姑奶奶的儿子平时没什么联系,聂灿妈拧了两大瓶香油和两瓶酒对聂灿说,这些送你表叔,看能不能帮些忙。然后帮聂灿叠衣服,彼拜登当选了,喝点A股的白酒不时已是深秋,聂灿妈还装了两件厚点的外套,然后深情凝重的走开了。
  聂灿担任的任务是做我的赵小北探路者,如果聂灿一路顺风我们则可一起去上海实现我们幼稚的梦想,上”国王便教取一口大锅,满着香油,教他两个赌去海是什么样我们没见过但听说挣的钱比本地高几倍,还有优美的环境吸引着我们,我曾一度幻想可以在黄浦江上和心爱的人划着小船,两岸是规则的石板,江面吹着清风,如果还赶上太阳落下沉浸在夕阳中那别提多幸福了。以上都是我的白日梦,一切还得听聂灿打来的电话才能确定上海是什么样。
  聂灿虽然在周边县市玩过,但去上海还是第一次,从家乡去上海坐上大巴车得四个半小时才能到达,聂灿先乘农班车到县城汽车站然后乘坐去上海的大巴,那辆白色的大巴足足装了六十多人,行李横七竖八的放着,聂灿除了一个皮箱还有两壶香油和两瓶酒,汽车终于在九点开出,走过布满红绿灯的市区很快上了高速,窗外的农田河流在眼前呼啸而过,又下周技术修正后再反弹!过了几十分钟又到了新的城市,虽说聂灿喜欢看地图但仍无法判断这座城市是浙江还是安徽,这里的楼比家乡要高些,这时聂灿有些疲劳了,靠在座位上闭上了眼晴,车仍然呼啸着向前开去。
  当聂灿挣开眼睛时车已到上海终点站,他紧张了一下,然后查看自己的行李,突然他心中一惊,原来放在脚边的两壶香油和两瓶酒都不见了踪影,聂灿心跳加速的问驾驶员有没有人提着两壶香烟下车,司机说,我们这趟车到处都有人要下车,哪有工夫去辨认小偷,聂灿失魂落魄的下了车,他想自己怎样去见自己并不十分亲密的表叔呢,表叔表嫂一定会认为他不懂礼仪,聂灿心中后悔自己怎么能在车上睡着呢,他摸出去表叔工厂的路线图,心中默想自己不能沮丧,大不了在上海买二瓶酒带过去,但他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发现只剩四百多块钱了,聂灿像只蚂蚁一样游走在上海的地铁和公交中,坐了四十多分钟的车终于到了一家叫晶硕电子的工厂,厂房很旧,厂区内空无一人,门口站着无所事事的保安,他突然想自己应该买的礼品,环顾四周只有一家小超市在营业,聂灿走过去发现这里并没有家乡买的好点的酒只有四五十块一瓶,无奈之下他买了二瓶最贵的,花了一百多块钱,这样他的口袋只剩三百块钱了,因为进不了厂区他只能站工厂门口等表叔现身。
  聂灿在厂门口无聊的踢着小石头,五点多钟工人都干班了,聂灿盯着门口,一个戴蓝色帽子的男子走过来聂灿看着很像表叔,热情的打了招呼,对方望了眼聂灿说,你认错人了吧,聂灿接着问,师傅,请问管理生产的赵主管在哪里呀,那人望着办公楼说,正在和领导讨论裁员的事情呢,聂灿心中一沉想公司都在裁员了,招进来可能有些困难了,他在厂门口左右徘徊直到太阳即将落下,来上海之前关于上海美好幻想都消失怠尽,这里只有荒凉的街道和破旧的房屋,就连成排的林荫道也没有,坐公交车时曾见过高耸的楼房和成排的银杏村,路上驶满自己没有见过的豪车原来上海的工业区和市区的差别如此之大,大的超出聂灿的相”伯钦道:“你们出家人,偏有许多计较,吃饭便也念诵念诵像过了有久表叔出来了,聂灿热情的和表叔打招呼,表叔也一下认出了聂灿,表叔大概三十多岁,戴着眼镜,他对聂灿说,没吃晚饭吧,到我家吃去,走十几分钟就到我租的房子了,聂灿和表叔谈着聂灿姑奶奶的故事,记忆中聂灿去姑奶奶家次数很少,表叔爽朗的说聂灿小时候干的各种傻事,表叔买了点卤菜,这时表婶出来了,表婶皮肤很好长的也很漂亮,听说念过大学,聂灿叫了声表婶,表婶答应了一声没有望聂灿一眼,聂灿很不好意思,他意识到自己买的两瓶酒也许太便宜了别人看不上眼,如是聂灿对表叔说,叔,第一次出门,真的没想到自己带的两壶香油被人偷走了,真的不好意思,原本准备送你的,表叔也是见过世面没怪对他说,没关系,我以前也被偷过,爷爷身体还好吧,聂灿想起自己的爷爷是表叔的新舅舅,关系更深了一步,回答道,爷爷除了耳朵不好,身体很好,爷爷还想带点家乡的枣子给你,但我拿不动,聂灿笑了笑,过了一会表婶的饭做好了表婶给聂灿盛也碗饭,对聂灿说,没什么好菜,聂灿想表婶终于找我讲话了,回答道,这么多菜还说没菜,我在家也就两碗素菜就吃饭了,表婶没有回答。

  吃完饭,聂灿主动笑着对表叔说,听说厂里在裁员,是真的吗,不知我能不能在你厂里找点事做呀,表叔沉默了一会儿说,是的,订单在减少,我们厂就这样子,订单多了招人,订单少了裁人,聂灿问,那我有机会吗,表叔仔细想了想说,你去学着开叉车吧,学会了在别人工厂也好找工作,聂灿十份高兴,兴奋的说,要不要买的东西疏通关系,表叔说,不用了,运输部门是我一个朋友。
  第二天,聂灿便来到仓库,这是聂灿第一次见到叉车这种机器,聂灿的任务是用叉车把产品送进厢式货车里,一个来自江西的男人是他的师傅,开始聂灿以为很难但开起来就和游乐场的碰碰车一样好开,没几天便学会了,他发来短信告诉我,他已经学会开叉车了,过段时间我就可以来上海了,周围工厂很多,但上海绝不是我们想像的那样美好。我立刻回复,期盼你能混的越来越好,带领我们共同致富。
  又过了几天,聂灿已经能独立开着叉车上货了,当他高高兴我这里人家用不着他,只知他叫做罗刹女,乃大力牛魔王妻也兴的回到表叔家发现表叔没没有以往的笑容,聂灿仔细思考也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事,表叔对聂灿说,小灿呀,你来了也有段时间了,按照公司规章公司已为你安排了住宿,聂灿立刻想到可能自己没有招表婶喜欢,的确住了这么长自己没有买过菜给表婶,女人嘛,总是容易很小器,表叔总了一件被褥给聂灿,两人拿着行李走进宿舍区,说实话这里的住宿条件不忍直视,十几人住一间,到处都能闻到臭袜子的味道。里面拥挤不堪,并且只有一个卫生间,聂灿心中一阵辛酸,他告诉表叔,有没有住的少的房间呀,表叔问了管住宿的才知道在楼顶有间房,但门是破的,没有锁,没有卫生间,好处是这间房没人住,表叔问聂灿愿意住吗,聂灿点了点头,聂灿走到楼顶,确实有间小屋,门上到处是洞,好像是打架时被钢管砸破的,打开房间里面有股小便的味道,聂灿想这里洗洗比下面的房间要好很多,表叔说,你慢慢洗洗吧,我就先走了。聂灿站在屋顶看到周围楼下高低不平的房子,凌乱的街道和路上随风而散的树叶感觉这哪里有自己曾经想像中上海的影子呀!一种悲伤感由然而生。       ”三藏道:“假若真个去了,却在那里相会?此间乃是山野空阔之处,比不得那店市城井之间。”说着先拿起来喝了一口,剩下半杯递在黛玉手内。袭人笑道:“我再倒去。退市风险股,再添这三只!。老周期反抽,新周期混沌!。题材大爆发,次日能不能接?。指数缩量涨,龙头跌停。有心呵护市场上行趋势不改回归重个股轻指数的主旋律。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22

积分

0

好友

2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3-27 12:59:04
悲剧中的悲剧。。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