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赤壁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4103

积分

0

好友

1291

主题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4-1-13 18:59:22 | 查看: 22| 回复: 0
摘要: “你穿多少码的鞋子?”“36"他从背后拿出一支白色的边角有些褶皱的鞋盒子,递到我面前,今晚,穿上它吧。我不知道是应该双手去接住,还是回绝这陌生的盛情。他把盒子朝我递了递,示意我接住,我伸出了手。他指了指我身后的石桩,要我坐下,我退了几步靠在石桩边,他揭开盒盖。一双白色的高跟鞋若隐若现的躺在盒子的深

正文:







“你穿多少码的鞋子?”“36"
他从背后拿出一支白色的边角有些褶皱的鞋盒子,递到我面前,今晚,穿上它吧。我不知道是应该双手去接住,还是回绝这陌生的盛情。他把盒子朝我递了递,示意我接住,我伸出了手。
他指了指我身后的石桩,要我坐下,我退了几步靠在石桩边,他揭开盒盖。一双白色的高跟鞋若隐若现的躺在盒子的深处,被一层半透明的珍珠棉覆盖着,他掀开那层白色,躺在里面的,一片华丽,它有着圆润的鞋头和流畅的镶边线条。
他伸出手,拿起一只放在手里,“让我们试试,你能不能穿上。”他抬起了我的脚。刚刚好,那鞋,一分不差的包裹着我的脚尖和脚跟,甚至没有压到我高耸的脚背,就像是为我那双瘦骨嶙峋的脚量身定做的一样,不紧也不松,遮住了瑕疵和丑陋。只是,有些太高跟了。他示意我站起来走几步,我站起来,感觉到鞋和脚的契合,突然有些庆幸,幸好我脚瘦。
他说,太好了,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没想到这么完美,今晚,穿着他,我们去PARTY。
他不是个老朋友。他是我在威尼斯碰巧认识的“大叔”--ALEX。他只有37岁,可是,那张有些过分沧桑的脸,总让我产生他已经48.9的错觉,以至于,对他来说,我是同代人,对我来说,却有像面对父亲一辈的距离。他是意大利石油分销商,这是他的主业,他也是舞会承办人,这是副业。他从他的主业赚钱买房买车享受生活,从他的副业积累人脉发挥余热。这一天,他从米兰开车回威尼斯,连续30个小时没睡觉,差一点,在威尼斯,撞到我。

我拖着箱子看着眼前没有斜坡的桥,站在街沿边一筹莫展,正打算迈开步子过马路,他的车突然急刹到了我脚下,车前灯扫过了我垂在膝盖的围巾。他在车里朝我摆手道歉,他刚刚差一点闯了红灯撞上我,车的轮胎贴着路沿石,离我的脚尖,不到5厘米。我看了他一眼,微微笑了笑,示意他没什么,然后收起箱子的拉杆提着过马路。他在车里收起安全带,打开车门,朝我走了过来。“需要我帮忙吗?”他一脸的歉意,我笑笑,把箱子递给他,“谢谢”。

他把行李帮我提过街,示意我等等,再转身跑回车里,把车停在了几米外的停车线上,然后跳下车跑了回来。“刚刚真是对不起,我走神了。”我嘴角轻轻一扬,“没什么,反正没撞到。”“你一定要让我为你做点什么!我送你去目的地吧,你要去哪里?”我掏出地图,指给他我HOSTEL的位置,他专注的看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看向我,我送你去。
在走到HOSTEL之前,我已经知道今晚他将在离威尼斯几十公里外的郊区做一场豪华的晚宴PARTY,他说,“你必须来参加,这对你太难得了,是几个月才会举行一次的豪华私人宴会”。是的,他说的是必须,不是可以,不是应该,是必须,没有商量的余地。我朝他甩甩头,伴随着从后脑勺蔓延到眼睛的眩晕,“不,我太累了,我去不了,我已经快两天没睡了”。他辩驳道,“我也30多小时没睡,不也从米兰开车回来了吗?今晚还要继续工作到凌晨!来吧,这样的PARTY,你真的必须来参加,一生也许只有一次”。经不住他的劝说,我终于点了头,他笑得皱纹满脸,“太好了,两个小时后,我来接你”。

两个小时后,他送来了一双鞋。

他看着我的脚,一只手抱在胸前,一只手撑着下巴,食指贴着嘴唇,两眼放光,像是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左右端详。



我穿着对我来说像高跷一样的鞋,高一脚低一脚的踩着威尼斯崎岖不平的青石路边,好不容易走到了他车旁,钻进车里,系上了安全带。车朝着郊外驶去,出了市区,过了限速的跨海大桥,上了高速公路。一辆疾驰的卡车拖着身后延伸了几米远的丝带从旁边超车过去,他一踩油门跟了上去,越来越靠近那卡车的尾部,快,抓住那丝带,快,他说着就打开了车窗。我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他,你说真的吗?在高速公路上,要我伸出半个身子去车窗外抓那根脏兮兮的该死的塑料丝带?他继续自顾自的说着,快,我快要追尾了,快伸手去抓住那丝带,我仍然看着他,头发被灌进车窗的风吹得没有章法,拍打着脸颊一阵生疼。他一巴掌拍到我肩上,看来,你不是个疯狂的姑娘。

他大笑着说,不好意思,我就是个典型的意大利人,有时候,没有大脑的疯。

车越开越偏僻,渐渐的来到了真正的郊外,夜幕下没有人烟,方圆几里没有一个人一间屋的郊外,终于,车停在了一座远看像是被荒芜的小屋边上,这时候,只是傍晚8点。

我踩着小碎石子路,跟着他走了进去,经过了几片灌木屏障,和屏障后隐隐约约的巨大游泳池,终于,实实在在的踩在了木地板上。他跟每个屋里的人说着CIAO(意大利语你好),亲着脸颊,我跟在他身后和人打着招呼,直到上了二楼,才发现,原来是间可以容纳好几百人的餐厅。他打完招呼,便自顾自的忙开了,协调灯光,视频,音效,在场地中间跑来跑去,我坐在火炉旁,渐渐的依靠着沙发睡去。等我再次睁开眼睛,屋里已经被温温的暖色调笼罩,每台桌面上都放着一篮子切片硬面包,和一只点燃的白色蜡烛,板凳大多被罩上了白色的椅衣,忙碌的工作人员正在往每张桌上传递小菜,但宾客,仍然一个人也没有,这时候,已经是快要夜里10点。意大利人的晚餐,也真是对得起这个晚字,10点了,尽然还没开始晚宴入场。




这是一场邀请了200人的私人宴会,所有到场的人士,几乎都是意大利或是欧洲的知名人物,有歌星,影星,设计师,电台主持人,有兰博基尼的搜集狂,有航空公司的CEO,有奢侈品牌的创始人,有拥有无数海岛和海域的瘾君子,还有世界前100首富的其中之一。以上提到的人,我一个人也不认识,无从查证,尽是从互相对互相的介绍中听来。

慢慢的,零零散散的开始有盛装的人出现在我的视野里,男士几乎都西装领带亮铮铮的皮鞋,女士几乎不是毛皮就是露背,不是希腊女神就是性感低胸,大多是穿着褐色或黑色,少有鲜艳。到10点半时,几乎每张桌都坐满了宾客。他们兴许对缩在火炉边的这个昏昏欲睡的亚洲面孔有些好奇,在这样的场合,既不高雅又不性感的着装,一脸疲惫,所以,每个入场的人眼角扫过我时,都会停留两秒,我如何不知道,在看到他们的盛装之后,我就开始后悔,穿着牛仔裤跟着大叔来参加这和我八竿子打不到的PARTY。

语言不通是意大利人和外国人交流的最大屏障,就算有人来邀请我同桌,也是用了无数的肢体语言才让我明白意思。我是大叔带来的跟屁虫,加上这毫不合适宜的着装,我自是不好加入到语言不通的其他桌里,于是,告诉来人,我在等我的朋友。大叔忙完已经是11点过,他拉我到隔壁厅的圆桌上,然后开始搜刮桌上的各种意大利小食,放在我的盘子里。同桌的,有威利斯的商人,有意大利某航空公司的CEO,有知名的饰品设计师,他一一的为我介绍,我一一的一路亲过来,走回自己座位的时候,忍不住的打了个喷嚏,天哪,这些男人,他们刚用香水洗了澡吗。

圆桌所在位置,最靠近DJ台,所以大叔不时的跑回台上帮着打碟。我慢慢的,才知道,他37的年纪却有48的面孔,和他年轻时候的夜夜PARTY脱不了关系,他根本纯粹就是只PARTY ANIMAL(派对动物)。他不在的时候,桌上的人互相传递着餐盘递食物,有时候用生涩的英文和我攀谈几句,却因为语言实在不同完全没办法继续话题,我开始感到无比的无聊。这时候,大叔拉着一个带着佛珠的光头男人,拍了拍我,为我介绍,他就是这次晚宴排队的发起人赞助人,这是一场私人宴会,只有受到邀请的人才可以来,而且是他请客。光头男人的英文,仅仅能触及你从哪里来这样的话题,所以,不超过3个回合的问答,我便尴尬起来。

光头男子很快被几个金发妞簇拥着拖着,大叔又拍拍我,“你看,隔壁桌那个穿黑衣服的男人,他手上的海岛和海域,多到你无法想象,可是,我不喜欢他”,我瞄了一眼,转回头看他,为什么?“他是瘾君子”;“你看那个把手放在他老婆肩膀上的没,他是XX奢侈品的创始人”,我不懂奢侈品,他重复了两次,我也是没听懂到底是什么牌,于是,问他,和香奈儿比呢,“一个档次,在我们意大利,更多人买XX,可是,听说他是双性恋”;“你再看对面,那个衬衣很紧的男人没”,我在一大片男人女人们,悄悄的搜索着他说的白衬衣,然后,便看到了那一身衬衣遮不住的好身材,“他,是豪车搜集狂,只是兰博基尼他就有30多辆。”听他这么一路一一的介绍下来,我更是有些坐不住了,我这条鱼,穿着牛仔裤的鱼,到底是怎么混进来的?

宴会之后,高潮也才开始。请来的舞女们换了一批又一批,最后,意大利的某个知名摇滚歌星出现了。他染着白色的头发,远看已不年轻,画着黑色的眼线和烟熏眼影,穿着一件牛仔马甲,壮硕的胳膊上布满纹身的图案。宾客们慢慢的起身站到中间跳舞,而这时候,已经是凌晨1点。
















我累得连站都快站不住,被同桌的男士强行的拉着去中间跳舞,却是腿重得连抬起来都有些力不从心。10分钟后,我终是跌落在旁边的小板凳上,蜷缩着祈祷着这舞会快快结束。哪怕是在音乐声如此大的噪音下,我也两度睡去。到深夜3点,人数竟然依旧未减。我不是不想走,我被大叔托付给了DJ小哥,他工作结束的时候才能送我回威尼斯城,可是,DJ啊,DJ要早晨5点工作才结束啊,我一听到这消息,就跌下去再也爬不起来了。偶尔,我会被人从桌上拍醒,黑暗里看不清面孔的意大利男人,举着酒杯使劲得想把我拖起来,亲爱的,这样的夜晚,你居然趴在这里睡觉?快,来跳舞。我一边拒绝着一边作势趴回桌上,还没等我的头挨到桌面,他一把搂住我,来,不要浪费这个夜晚。我管你有100架游艇还是几架飞机,我压着性子黑着脸,说,我不要,边说边甩着肩想要摆脱他的手!可是这么黑,他哪里能看到我那黑着的脸,喝多的人,显然有种超出正常人的执拗。我被他从板凳上拖了起来,往舞动的人群走去,可是,丢脸的一幕发生了,因为压着腿睡了太久,我走了几步,被电源线绊了一下,脚一软,就跌了下去,整个大活人重重的摔在了音箱上。四周的人冲过来扶我,有的拉手有的拉胳膊,不知道谁一把把我提了起来,搀着我被高跟鞋扭到的脚,把我放进了沙发里,然后,替我端来了一杯冰水。哦,原来是--瘾君子。

回到HOSTEL躺下,已经是5点半,接连快48个小时没合过眼,我像是喝醉了般,几乎忘记了自己是怎么躺在HOSTEL床上的,只记得,再睁开眼,已经是傍晚。手机里,有12个未接电话,其中有3个,是大叔打来的。我打回给他,他在那头笑得像是快要握不住听筒,你居然把威尼斯的第一天,用作来睡觉!是啊,原本风和日丽阳光灿烂的第一天,在窗外不知不觉的过去了,我如果知道,后面的两天,这座潮湿的城会迎来一场淹过膝盖的洪水,我一定一定,会用牙签顶住眼皮出去看看被阳光抚摸着的威尼斯。


















这座因水而生的小城,有无数的狭窄小河道,连接河道两边的是拱形的小桥,桥下不时穿出装扮华丽的像豌豆荚一样的长条窄船刚朵拉,船夫撑着划桨缓慢的驶着小船,留在身后的,是顺着船尾流动扩散的柔柔清波。








威尼斯城布满了这样的PIZZA外卖店~




在意大利,最廉价的事物,莫过于PIZZA



天气阴暗,却别有一番欧大陆情怀~




这阴冷让那街旁的残破墙壁看起来越发的陈旧~



雨季时,主街上游客并不多~人少,看着便清爽,哪怕那天空的颜色,灰得怪异~







这样狭窄的巷道,只是一人宽



宁静的水巷~~




如果每天打开窗,给床边植物浇水时,看到的是这样的景色,会不会醉得晕过去~








旺季的时候,却是怎么也见不着这么安静的威尼斯。。像是只有自己一个人的空城~



一眼看过去,像是脱离了现实的梦境,被自己捏造出来的永远没有尽头的路,悄声无息的跟着自己的脚步一点点的延伸去远方。



这样的路边餐厅,最是小资浪漫~~



前后左右,一个人也没有,这空旷的大街上,只有我的脚步声~





















如果阳光灿烂,这座城,势必美得叫人惊叹,因为就算是阴云密布,威尼斯那天生的气质情调仍然遍布在大街小巷的每个角落,丝毫不会因为没有阳光的投射而缺乏生气,更不会因为潮湿阴冷让人心生抑郁。有水的城市总是可爱,而威尼斯,把休闲,小资,清新,古典,完美结合演绎。有的地方,生就娇艳,底蕴外放,让人一眼看到就能轻易爱上,无关乎天气的好与坏。不是我的爱太廉价,只消来威尼斯住上几日,踏入这座小城,只要一分钟,你的爱也会全倾而出。




复古陈设的小豌豆荚船



城里的狭窄街道上,有各种意大利精品店和奢侈品店,还有不少手工玻璃店。威尼斯玻璃,吸引着众多的外国游客。






















这是世界上唯一一座没有汽车的城市,出行几乎只能靠行走或是船只,在主要的运河干道上,不时有稍大的柴油船忙碌的穿梭,载满了出行的人群。他们以舟代车,以桥代路,演绎着威尼斯独有的水上生活文化。



























人头攒动的运河干道旁~








除了那满城的叫人心醉的小调调,威尼斯还有一样更叫人拔不开双眼的东西,那就是--面具。威尼斯面具的历史,要追朔到13世纪初,到18世纪,几乎人人出门都会随身带着面具,一年中有一半的时间都会面具遮脸,甚至是工作的时候,法律还明文规定了面具的使用规范。面具的背后,从一开始可能是躲债的赌徒,落魄的贵族,私会情人的浪客,到后来的低调富人王宫贵族,以及不愿被社会等级分化的穷人,越来越多的人,情愿在面具的遮盖下生活,带上这诡异又华丽的面具,富人,穷人,贵族,平民,全都没有了身份的概念,一切都变得模糊化,没了阶级的束缚,避开繁缛的礼数直接交流,他们可以公开的共享所有公共场所,带着面具的身影,常常会出现在小餐馆,剧院,赌场等等。面具可以被看做成是威尼斯人回应严酷阶级制度的物化体现,然而面具并没有削减社会的差异性,反而进一步的固化了等级区别。它只是让民众在僵固不化的等级制度下,抓住了一丝跨越等级交流和沟通的空间。

如今,伴随着面具诞生的嘉年华会,成为威尼斯每年的重要节日。无数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在这一天,会穿着华丽的复古装束,带上精致神秘的面具,出现在嘉年华的街头。

带上那奇异古怪,慑人眼球,色彩绚丽的面具,和那些擦肩而过的人们一起大笑欢呼,谁也不认识谁,谁也不知道,那面具下是怎样的脸孔,这涌动的人群背影,像是把人带回了18世纪的繁华威尼斯。






























这间餐厅的历史,要追朔到3个世纪前,作为威尼斯城里最老的咖啡厅,它的意义已经不再是传统的坐下喝杯咖啡那么简单,来到威尼斯的人,大多会到这间充满了历史古老气息的咖啡厅喝个下午茶品杯ESPRESO,听着唱片机里的轻柔音乐,在杯筹交错的吧台边坐下,室内暖暖的光谱轻洒在角落,忙碌的服务生端着满满一托盘杯子穿梭于不同的房间,门外,艺术家们弹奏着爵士小调,骑楼下靠店铺的位置,坐着密密麻麻的人,行走其间,咖啡香味会从四面八方潮水般的涌来。















当洪水来袭,威尼斯人并没有慌乱和紧张,建在河床上的房屋,早已在墩部溢满青苔,河水上涨,河里的浮木和青苔肆掠横行,冲进了街道,水慢慢浸到膝盖的高度,几乎每一间店铺都被水泡着,店家有的把电器产品往高处移去,有的干脆搬了椅子在门口泡着水喝茶,住在小城里的游客们更是疯狂的享受这难得一次的洪水高涨,有的脱了衣服在街道上游泳,有的聚到一块,把脚放进水里边喝咖啡边聊天,还有的,干脆浸了大半个身子在水里飘着。


洪水褪去后的圣马可广场~



枯木被河水带上陆地~~



到中午时,洪水渐渐褪去,只是河堤,还浸在水里~








刚被洪水洗劫了地板的酒吧~~在威尼斯,几乎每间店铺都会把地面抬高10-20厘米,以防备不时侵袭的洪水,通常洪水高度极为有限。但偶尔,洪水高度会远远高于40厘米。所以,抽水工具几乎每家店都有,威尼斯人民,应该是全世界面对洪水最淡定的民众了!



威尼斯主要的交通工具,BOAT BUS。。。不仅有BUS,还有BOAT TAXI。。。。船旁边的,是车站



等BOAT BUS的车站~~





大叔带着我逃票,结果,一上船就被人查了。我这辈子第一次逃票,真是脸都红到耳朵根上了,他掏出他的年票,朝查票员嘀咕了几句,然后,居然没事了。等到回程的时候,我们干脆走了回去,他不让我买那贵得吓死人的单程票,却也不敢再冒被查票的危险。

































和河堤顶部一般高的河水







河边常有体积不小的海鸥和鸽子,休闲的在河堤边散步觅食~~~







没有人的水果市场








BOAT TAXI。。。价格非常高昂。。




鱼市场~~

































简易雨靴,威尼斯城里几乎每人脚上都穿着,各种颜色,汇成一道风景~





某一日,我和大叔在威尼斯城里闲逛,他突然拉住我,你看,那像不像你的双胞胎。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是个也剪着妹妹头的姑娘,于是上前攀谈,才知道对方是个几乎不会讲英文的日本姑娘。这姑娘胆子也大,英文一句不能讲,竟然一个人背着包包就来了意大利,我们邀请她一起晚餐时她欣然答应,我还担心她没听懂我们的邀请所以答得那么爽快,没想到当大叔说要请他去郊外几十公里的家中共进晚餐时,她竟然答应得更快。


在这之前,我已经去大叔家做客两次。他住在位于威尼斯郊外20公里的PADAVO。在威尼斯工作的人,几乎都住在郊外,一是因为威尼斯高额的房价,还有因为并不低的生活开销,毕竟,城里已经完全变成了旅游区。能在威尼斯城里有房产的人,通常都是大富豪,虽然有人说80年后河面将会彻底涨到如今的地面上,但威尼斯房屋的地价,一直呈逐年上涨的趋势。大叔在威尼斯城里,有个小公寓,小小的陈旧却不乏古香古色。而在PADAVO,他的公寓,则是像极了5星酒店,各种现代化设备一应俱全,而他的下一步计划,是用IPAD控制家里所有的电器设备。

在意大利人家中做客,最常见的莫过于意大利面,他拿出几包形状各异的意大利面给我,要我挑选。那柜子里,满满当当的放着没有开封的各种食材,他说,我平时从不做饭,这些食材都是公司配给的,都是市面上最好的品牌,所以不用担心吃坏肚子。他打开一瓶2000年的意大利红酒,拿出两只水晶杯,倒上酒递给我,他教我用舌尖品酒,见我意犹未尽,又拿出另一瓶,说这只产自新西兰,像是找到了知音。可我实际上,只是对酒不反感,意大利还是新西兰,对我来说,只有浓和更浓一点的区别,却是极难有他描述的唇齿清新顺滑程度的不同,让我品酒,真是浪费了陈酿。


他厨房里的锅具,大多是全新~~



连锅盖也没有。。找了只旧锅盖上




大功告成~!






吃完饭,大叔坚持要拉我去参加另一场奔驰车友会的高端PARTY。。。我坚强的甩晃着脑袋,绝!不!跟!你!再!去!PARTY!!!!!见劝我不过,他拿起电话,既然这样,我们就邀朋友来场HOME PARTY好了!!







到这个年纪了,仍然不忘每分钟耍宝~



在家看电影。。。一秒钟,就变影院了。。。设备也太齐全了~




第二天傍晚,又受邀来到大叔家,这次,他煎了猪肝给我~









对于意大利人来说,每日两杯咖啡,是一天的开始,也是一天的结束~
















在欧洲人眼里,亚洲人,都长一样,这叫双胞胎吗?????????



又到了红酒时间。。。



日本姑娘~~我们几乎用查字典的方式攀谈。她回到日本之后,终于发来完整的句子,因为我,她才会有这么精彩的夜,原来,她会那么大胆的跟来,是因为我这张真诚实在又热情的脸。







对日本姑娘来说,这一切其实很疯狂 ,因为,大叔又在家HOME趴了。。。这一次,他在家自HIGH搞DJ混音。。。40岁的人,怎么精力可以好成那样。大叔对亚洲文化的爱,已经到了不需要听懂对方说什么,只是自己用蹩脚的英文自顾自的说就行了。。。整个晚上,我们用尽了肢体语言和日本姑娘交流,最后,只能靠画画交流。。。不会日文,好痛苦。。




某个黄昏下的圣马可广场~~~~




我在威尼斯的几天里,地上一直湿漉漉~











夜色中的圣马可广场。。。。富丽堂皇。。





















彩色的意大利面,是意大利的饮食特色~







被TRIPADVISOR推荐的PIZZA店,威尼斯城里的TOP ONE




可是为什么看起来好没有食欲的感觉~?



看到TRIPADVISOR的标志了么。。哈哈。。。







夜色降临,游客几乎已经全部消失,威尼斯变成了一座空城,这时候,走在街上,有种这世界只有我一人的逍遥感~~





===============================下篇=======应该是台湾了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