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赤壁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4103

积分

0

好友

1291

主题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21-2-13 13:40:46 | 查看: 9| 回复: 0
  赤壁下在线观看西瓜赤壁网
  今年7月,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正式开通。彼时,已是北斗三号导航卫星姿态轨道控制分系统主管设计师的李笑月,正和家人一起在电视机前看直播。“当时真是心潮澎湃,我为北斗的顺利组网添了砖加了瓦,同时我也很幸运,能在浦东张江实现了人生价值。”
  李笑月只是众多年轻的张江人中的一个。作为浦东科技创新的重镇,张江高科技园区从1992年开园,到1999年启动“聚焦张江”战略;从2014年37.2平方公里片区纳入上海自贸区,到2017年升级为95平方公里的张江科学城,如今已变为产城融合的创新沃土,吸引了大量创新创业人才在这里扎根追梦。
  2013年夏天,进入中国科学院大学计算机应用技术专业读博士的李笑月来到了张江科学城,来到上海微小卫星工程中心,从此成为北斗传奇的见证人。
  项目组租赁了张江镇古桐新村作为临时宿舍。喜欢诗词文学的李笑月把这段时光称为“莫笑农家腊酒浑,花木成畦手自栽”。
  这是她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张江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地方,映入眼帘的是宽阔的马路,鳞次栉比地矗立着很多国际知名公司的大楼。“张江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这里既年轻、富有活力、朝气蓬勃,同时又与国际科技前沿高度接轨,是一片充满了机会和未来的科学技术之城。”
  即便在这样临时宿舍的环境里,大家依然乐观充实。“有一天晚上回家,我们打开电视,发现电视屏幕坏成了一条线,我戏称这个特别像示波器。”两间“王牌宿舍”,培养了中科院13名硕博士,居住过9位青年骨干。“简单的梳妆台仍然可以满足我们向善向美的愿望,偶尔也会去夜市吃吃热气腾腾的小吃,畅快地聊天,排解工作的压力和对家人的思念。”
  李笑月本科读的是自动化专业,后来也一直在控制学科领域深造。上学的时候看到电视里播放采访航天领域总设计师和专家的访谈节目,便对航天器的控制有了感性的认识。“对于一个做控制的学生而言,那时很羡慕从事航天器控制的一线科研人员,也认为一个人只有跟国家民族的使命融为一体才更能发挥出自己的价值。”李笑月的“航天情结”就此埋下。
  李笑月读博士的导师正是北斗卫星总设计师林宝军研究员。“我们在他的引领下,接触到了北斗,从此,我就成长在了北斗波澜壮阔的项目里,也由此对我一生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李笑月参与完成了首颗北斗三号试验卫星和10余颗北斗三号MEO卫星的设计和研制工作。
  她在首发星研制中参与设计了卫星的姿态控制算法,就是调整控制卫星对太阳对地球的姿态指向。“亲身经历了从一页页的方案设计草稿到每个相关细节的落地实现,最终成为天上一颗属于咱们中国人的人造星宿,理想成为现实,从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小小的成就感。”
  不知不觉时光荏苒,7年多过去了,草长莺飞的时候,午后在海科园赏海棠,秋高气爽的秋天徜徉在科苑路上看那一棵棵“会开花”的栾树。李笑月说,张江在不断发展,更多的产业孵化,更广阔的国际视野,更丰富的生活配套设施以及商业场所,让这座科学城除了科学“理性”的属性,也更增添了人文风情。
  “而我也很幸运,在这其中加速成长,我无悔当年的选择,也感佩国家和政府的强大,渔家傲的翻译李清照让当年的设想一一成为了现实,而且这还远远不是终点。”
  2017年5月5日,我国自行研制、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中短程窄体客机C919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成功首飞!标志着蓝天上终于有了一款属于中国的、按照通用适航标准研制的大型客机。
  那一刻,作为总装结构负责人的丛昊却仍在忙碌于其他架飞机而未到现场,但是就像千千万万的“中国商飞人”一样,他兴奋的程度,绝不亚于在现场亲眼看到它离地。因为从C919的部段到总装到下线,这一路丛昊都跟了过来,首飞成功,仿佛看到自己的孩子呱呱坠地……这其中的艰辛,只有他和团队知道。
  时间拉回到2014年5月15日,C919大型客机首个大部段——前机身部段在中航工业洪都成功下线后,大型客机项目所有机体部段的下线和交付工作就正式开始了。这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然而由于种种原因,C919飞机吊挂产品件的赛程却跑得尤为艰难。
  而当时,刚从尾翼室调任短舱吊挂室主任的丛昊不仅面对新的专业,带领新的团队,承担新的领域工作,还面临如此棘手的问题。此时的他不单单要学习新的专业技术知识,还要在极短时间内融入团队,带领团队,将处于概念改良期的IPS吊挂转为产品实现。
  为确保FTB空台试飞顺利进行,那一年,丛昊带领团队一头扎进试飞用吊挂试验件研制中,为此还得了一个外号——“空中飞人”,因为他不是在沈飞,就是在去沈飞的路上。
  “前些年扎根在现场的经验,使我对飞机整体的结构设计、维修性、结构保护性都有了清醒的认知。”就这样,从接到工作调动安排,到第一批吊挂试验件发图完成,在大家一点点的努力“死磕”之下,原本看起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也一步步有条不紊地推进下去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后来IPS吊挂结构设计技术先后获得上海市科技进步二等奖和中国航空学会科学技术奖二等奖。丛昊所在团队也凭借多年技术创新,获得了包括两项美国专利、一项欧洲专利在内的多项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授权。
  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宇航学院飞行器设计专业的丛昊,2003年大学毕业就来了上飞院,那时还叫上海飞机设计研究所,工作地点在龙华机场。2011年底,中国商飞建立了张江园区,实验室、科研大楼先后投入使用,于是,丛昊所在的研发部门从龙华搬到了张江。
  “C919的设计过程中,时间紧、任务重的突击工作特别多,通宵达旦是常态,但是在我们团队共同努力下,这些问题往往就能得到有效解决,因此虽疲惫仍感到兴奋。”丛昊说,集体能力大大高于个人智慧,这是在飞机研制工作中一个比较突出的特点。
  前不久,第十届上海市青年科技英才揭晓,丛昊从286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至此,这个80后东北小伙儿,与大飞机事业已经相伴了17年。
  李笑月:风鹏正举。引用李清照《渔家傲》中的词句,借用《逍遥游》中的典故,“九万里风鹏正举”,正是我对浦东发展的美好祝愿,祝愿浦东犹如大鹏展翅一样,翱翔至更高的云端。
  丛昊:爱的奉献。投入这个行业,就是秉持着一种奉献精神,从事科技工作,在物质上的回报肯定不如金融、IT业那么丰厚,能够载入史册更让人有成就感。
  李笑月:来上海微小卫星工程中心学习工作7年多,浦东一直承载着我工作的梦想,伴随着浦东新区和张江科学城的高速发展,我个人也实现了多个人生的“小目标”:学业上,我获得了工学博士学位,有幸在北斗卫星这样宏大背景的项目里迅速成长;工作里,我挥洒青春的汗水,伴随着北斗成功组网的每一个脚步,逐步实现自我价值,并一次次向着更高的目标进发;生活中,我也完成了人生的多件大事,有着属于自己的幸福。
  丛昊:我们搬到浦东也有10年了,最大的收获是我把家也安在了浦东,整个工作、生活都融入到浦东的氛围内,渔家傲的翻译李清照也能感受到浦东的活力,这里更适合年轻人。
  记者:浦东将在更高起点奋力创造新时代改革开放新奇迹,你认为,我们年轻人应该怎么做?
  李笑月:2020年,是浦东开发开放的第三十个年头,如果说过去浦东的高速发展更多的是父辈兄辈在白纸上绘出的美好画卷,那么在新时代改革开放持续深入的背景下,我们年轻人必将接过上一代奋斗者的接力棒,踏着时代的浪潮前行。
  丛昊:在张江科学城这么好的氛围里,应该有更多年轻的高新人才留在这里做研究搞创新。希望浦东能给到青年人才更多就业、教育、养老等方面的福利,免去我们的后顾之忧,保证以更多的时间、精力去投入到技术工作中,服务于浦东建设。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