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赤壁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4103

积分

0

好友

1291

主题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4-1-10 15:09:01 | 查看: 28| 回复: 0
摘要: 最近一段时间,突然很想回忆过去的一些事情。大概是自己的理想都被现实压迫着,或许都要破灭了,以致于不敢想未来的事。往昔的记忆大都零碎,像被刀刮过了的鱼鳞,有些留在身体上,有些已经淹没在水里了。这些留在身上的碎片拼凑着过去的我,为自己曾经的生活做着在场的证据。从小到现在,我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没有同情心,

正文:

最近一段时间,突然很想回忆过去的一些事情。大概是自己的理想都被现实压迫着,或许都要破灭了,以致于不敢想未来的事。往昔的记忆大都零碎,像被刀刮过了的鱼鳞,有些留在身体上,有些已经淹没在水里了。这些留在身上的碎片拼凑着过去的我,为自己曾经的生活做着在场的证据。

从小到现在,我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没有同情心,没有理想了。个人的道德感几乎从高一直往下落,虽然自己曾经也不是很伟岸过。换个好点说法就是,越长大越觉得社会黑暗,人与人之间也就越世故,而自己在这个世故的环境中也慢慢成为它的一部分。在成长的过程里,我从书本中,从网络中,从与人的交往以及对这个社会的观察与思考中体贴着这个世界运作的机制。太多的恶将自己内心的善一点一点的抹掉,也对曾经坚信不移的东西动慢慢摇了,反过来却对曾经嗤之以鼻的东西有了一种无奈乃至认同感。

记得在中学读书时,如果看见同学被人欺负或者需要帮忙的地方总会有一种强烈的正义感与责任感,在这其中会尽自己最大的可能给予帮助;有同学生病的话,大家都会自然而然地会主动去关心;在社会上见到不公平公正的事总要去找人理会,这种事在大学也常常发生,以致同学们都叫我愤青,鄙视点说的话就是很幼稚很单纯。后来看到网路上众多的腐败案、钱权色交易、上访无门等等一系列事件后,我内心中的呐喊时时要喷发,却无处释放。于是反转过来渐渐地将自己封闭了起来,呈现出外表温、语言却冷漠的一面。不仅如此,在与人交往的过程中,也慢慢品尝了鲁迅所说的“世态炎凉”。这些让我从小学到高中培养起来的规则与公平意识全部被打破。严酷的应试教育虽说扼杀了人的天性,但那种只要努力学习,只要努力奋斗就会考上好大学、实现自己理想的观念却深入到大部分人的脑海中。而这个观念在大学与社会上,当你发现北京与山东、北京与河南只因父母的户口不同而出现巨大落差后,你就会完全崩溃,更不用说其中操纵考试、权力舞弊的事了。这种自我的体会与感受也让我理解为什么那么多大学生陷入到网络游戏中而不想自拔。大学中所谓的综合测评以及很多老师的呈现出的以身作贼,将学生单纯追求知识、追求真理的几乎心完全磨灭。大学精神更多体现出的是一种犬儒主义。哪个学生听话就把奖学金给他,稍微有个性的同学就被贴上各种不同的标签。中央编译局衣局长的包二奶风云可以说很为典型,马克思主义的最高权威都是如此,不要再说别的了。罢了罢了,当我发现这些事背后的规则后,顿时感到的是空洞与无助。白天的喧闹与深夜的寂静总是让自己受着莫名的孤独的折磨。

这种折磨在网路与微博所呈现出来的社会中更加突出。洛阳性奴案侦破的过程中,当民警穿越横向的隧道进入地窖之前,被囚禁的几个女孩子以为是“大哥”回来了,喊了一声:“大哥,你可回来了。”直到确定来者是洛阳民警后,女孩们才放声大哭。此案爆发后,在网上引发了长时间的讨论。人性的恐怖与脆弱在其中暴露无遗。而这几个女孩子的行为其实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表现。后来我想着这事情,如果将这囚困的房间想象成一个国家,而你、我有何尝不是其中大哥与女孩子们的角色呢?特别是在一个专制国家。这让我想起了鲁迅先生在1925年所写《灯下漫笔》中谈到的两种时代:一、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2、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国家的医疗、教育、住房等制度演绎成的新三座大山,又何尝不是让我们在功利主义的观念下做一个怎样服役,怎样纳粮,怎样磕头,怎样颂圣的顺民呢。如果不是这样,又何来“你是为党说话,还是为人民说话”的经典语录来呢;如果不是这样,又何来“领导就得骑马坐轿,老百姓想要公平?臭不要脸!”的官老爷的心态来呢;如果不是这样,又何来“跟政府作对就是恶”、“我爸是李刚”气势与底蕴来呢。不仅如此,国家已经编织好了一个一个的套子,进了这个套子,等你逃离了,下个套子早已经在那里恭候多时了。拿学校里来说,当了讲师,有副教授;成了副教授,有教授;成了教授,还有一级、二级、三级教授;然后还有什么学科带头人。等你发现时,正所谓“纵使明月照人归,蓦然回首百年身”。而当我们意识并反抗地不去做奴隶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周围的人都似乎在远离与逃避你。感受到的只是无尽的空虚与寂寞。当某天你灵感突发,想拿起笔来写几行字时,首先必须要进行自我阉割。这个字不能用,那个词是敏感词。剩下的无非就是穿越、玄幻、清宫、爱啦、性啦。一方面自我麻痹着,另一方面也麻痹着别人。如果试图有人反抗,那么面临的是无尽的折磨,非但如此,和自己有血缘关系和没有血缘关系的亲朋好友都遭到恶运。最近郭德纲在接受采访时说不拿自己当一个反体制的精英,反之也许会倾家荡产诛灭九族的。因此个人又能改变什么呢?当每个人都如此想的时候,每个人都意识到自己渺小的时候,内心的善就会被遏制住,人生的意义也顺着被实现抹平。本来在无法治社会中孤独的自己在水泥铸成的城市中更加找不到安全感。算了吧,赚点钱才是实在的。有钱想到那去就到那去,移民也是可以的。于是金钱崇拜主义的幽灵回荡在每一个角落。

身上的鳞随着时间的刀子一遍又一遍的刮着,过去的事情也忘记得差不多了。在这江湖规则的社会中,明心见性又是何其的难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