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赤壁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5

积分

0

好友

1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1-21 14:21:08 | 查看: 7| 回复: 1
  傍晚,残阳如血,把半边天都染得血红,当夕阳快要落山的时候,有些人会迎着夕阳看着远方,或者思念着亲人,或者期待着归期,或者,只是看着落日,继续自己的生活,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浪涌,又有多少人会被记住,又有多少人,就这么再也不见了。
  大漠中的风沙带着干草去向了未知的远方,一座北境的小镇,镇子的街上,肃杀而安静,仿佛没人活着,一家酒肆的旗杆上,残破的酒旗伴随着”却又走得瞌睡上来,思道:“我若就回去,对老和尚说没处化斋,他也不信我走了这许多路旧风车懒懒散散的飘着,酒肆里,有一支驼队,骆驼在窝棚里嚼着发干的饲料,而赶骆驼的那几个人,落坐在酒肆门口的那张桌子旁,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酒,他们身上的锦缎直裰沾着很厚的黄土灰,黑色的靴子上有着斑驳的土污,这几个人,时不时的看看酒肆的外面,好像在等什么,又好像只是看看外面,而他们的刀,都放在了手边最容易拔刀出鞘的地方。
  这个季节的北境,白天热的能把眼睛蒸发,而晚上却冷得要烤火炉,最舒服的时候,就是夕阳西下的那段时间,傍晚的凉风夹杂着水汽,让所有受尽了酷热折磨的人都不愿意再多走一步,而这酒肆,也在夕阳下渐渐的有了人气。窝棚里的骆驼已经慢慢地闭上了眼睛打盹儿,酒肆的店小二也点燃了挂在屋顶的油灯,客人,旅人,闲人,说书人,江湖人,也在不知何时走进了这家酒馆,这家酒肆,仿佛一瞬间热闹了起来,流浪乐团的音乐,让人们有了酒兴,做着皮肉买卖的胡姬也光着身子在各个男人的胯下腰间辗转,烤羊肉的香味,烈酒的辛辣,嘈杂的音乐与叫喊声,让人根本想不到这是白天那个死气沉沉的酒肆。赶骆驼的那几个人依旧坐在门口旁的桌子,桌上多了一盆煮的酥烂的十倍空间的军工上游高端材料——宝钛股份马肉,那盆马肉喷香四溢,嫩滑脱骨,这几个人从头上取下了银簪子在这盆马肉里扎了好几下,相互点了一下头,才收起银簪子,拿出匕首切肉吃,稍微年轻一点的那个,已经看着那胡姬的身体咽了好几口口水,眼睛似乎长在了那女子的胸上,而那个稍微年长的人看着外面的落日,就好像那酒肆里的热闹,和他无关。
  酒肆这种地方,往往什么”八戒道:“那白面师父,只消一个人;毛脸雷公嘴的,只消两个人;那晦气脸的,要八个人;我得二十个人伏侍方彀人都能遇到,赶骆驼的其他人吃着马肉,年长的人又看了看酒肆,有的三五成群,有的孤身一人,窗边的三个人一个公子模样,一个胡茬泛青,还有一个面容冷峻,一脸嫌弃的看着另外两个。墙边的那个桌子只有一个人,一身黑衣,消瘦跛足,苍白的手,漆黑的刀,这个人吃着自己的那碗肉汤面条,头也不曾抬起。油灯下的那张桌子,坐着一个少年,面容端正,一双眼睛黑白分明,明亮有神,此刻他正拿着酒坛子豪饮一口,痛快的咧嘴哈气呢。
  太阳落山了,酒肆里走近了两个人,一个面如枯槁,骨瘦嶙峋,一个肥头大耳,腰似肥猪,瘦子拿着盒子,胖子拿着禅杖,瘦子穿着短打劲装,一双薄底快靴,胖子没穿上衣,挂着一串念珠,趿拉着一双破木屐,瘦子丧个脸,胖子笑呵呵,这二人也没落座,走向了赶骆驼的人,到了桌前,胖子口呼佛号:“阿弥陀佛”。那赶骆驼的几位一看,年轻一点的不由得提刀在手,年长一点的也放下了手里的肉,站起身来拱手道:“二位有何事?”胖子笑呵呵的说道:“施主慈悲,小僧只想化缘,不知施主可否施舍?年长的那个人说道:“不知大师所化何物?若是钱财,此间香火不成敬意”说着从怀里拿出了一包金叶子,金光闪闪,酒肆里的人大多数的都看了一眼,这胖头陀笑呵呵的说道:“小僧想要的,只有这几样东西,一来,是燕云山庄送往塞北凌云关的兵马节制,二来,是三十五万两的雪花纹银,三嘛,就是您劈天刀关皓月关大侠的这颗人头!!!”话音未落,那百十来斤的禅杖就披头砸下,而那几个赶骆驼的人一下子躲闪不及,年轻的那个,竟被一下子砸断了双腿,晕死过去,剩下的四散开来,拉刀出鞘,关大侠拉下了包刀的布袋,亮出了一口明晃晃的金背九环砍山刀,关皓月问到:“我燕云山庄广交豪杰,义满天下,庄主刘老英雄也是当世英雄,二位如此,想必受人之托,如若可以,便拿着我关某的信物前往燕云山庄,关某修书一封,庄主自有重谢!!!”话虽如此说,关大侠的刀袋也已经绑在了刀尾的摇环上,那瘦子说话了,声音就像是好几天不曾喝水一般的沙哑:“识相的赶紧交出兵符和银票,留你们个全尸!!”那胖头陀又一次轮开了禅杖,竟是少林真星星科技:华为+苹果+小米+特斯拉+中兴,五链成星传的疯魔杖法,这边几人抡刀迎战,刹那间,刀光闪动,惊散了酒肆众人。

  却有这么几个人,看热闹不嫌事情大,那窗边的三个人,依旧喝着酒看着打斗,黑衣人抱着面碗,走到了另一个桌子,那少年人拎着酒坛子,一踮脚窜上了两丈多高的房梁,而他们都注意到了另一个人。那个人坐在角落里,好像很久以前就坐在那里一般,左手端着酒,一口便喝干了一碗,一头扎在脑后的头发,没有表情的脸,坚毅而淡然的眼神,身上黄麻布的披风到处是戈壁滩留下的痕迹,尽是老茧的手粗糙而黝黑,那双饱经风霜的旧鹿皮靴子,也好像染了几多风尘,那人的酒碗边放了口刀,牛皮的旧刀鞘,微微生锈的黑铁装具,柳木的刀柄已经磨的发亮,这口长约五尺宽宥一寸五分的刀,不是江湖上的人常用常见的那种样式,不免让人多看一眼,而旁边以命相搏的拼杀,也似乎没有酒碗里面的酒有吸引力。
  关皓月成名多年,靠的就是一手刀随人转,势大力沉的硬功夫,一口金背大刀上下翻飞,竟不落胖头陀下风,其他几人冲向了瘦子,自视功夫不错的几个年轻人,几口刀直取头颈,腋下,心窝,会阴,貌似胜券在握,而那瘦子却似灵猴一般退上窗台,眨眼间从盒子里拿出了一堆不知名的暗器,暴风骤雨一般的射了出去,暗器力道不大,却多如牛毛,几个人身上或多或少的都被割破了皮,瘦子白森森的脸嘴角一歪,数道:“一,二,三,倒”几个赶骆驼的年轻人,突然间连刀都拿不住了,嘴唇发青,七孔流血,全身抽搐的躺在了地上,不消半刻,就都断了气,那瘦子走到了尸身旁,看了看,冷笑一声,转头对胖头陀说道:瑞典宣布禁用华为与中兴通讯5G设备“你要玩到几时,赶紧的,然后拉上那个残废回去问出来东西的下落!!”胖头陀笑呵呵的答应:“唉,莫急,马上”关大侠一看同伴惨死,不禁怒从心头起,抡圆了大刀奔着和尚的大肚子横拦了过去,却露出了后背脖颈的破绽,胖头陀的禅杖自上而下挥了下来,一下子砸翻了关大侠,关大侠痛苦的翻过身靠着墙坐下,大口大口的吐着血,自知无力回天,说道:“节杖兵符关乎凌云关守军的身家!!我就是死了!!也不能交给你们!!”说完了,关大侠反手一挥,切下了自己的头,鲜血喷溅。胖头陀看后,依旧笑呵呵的,伸手拎起来了关大侠的头,装进了布袋里,转身看了那几个看热闹的人一眼,口诵佛号:“阿弥陀佛”随后准备扛起来那受伤的年轻人离去,就在这时,那胖头陀的后脑勺被一个酒碗砸了个包,胖头陀回头看去,赫然注意到了那个角落里的人,这个人站起了身,高大的身姿,细长老认得声音,跳起来咬牙恨道:“猢狲啊!别人胆大,还是身包胆;你的胆大,就是胆包身!你弄变化神通,打破家火,能值几何!斗得那妖精淫兴发了,那里不分荤素安排,定要与我交媾,此事怎了!”行者暗中陪笑道:“师父莫怪,有救你处腰扎背的身材,他抽出了身边那口刀,这才发现,这口刀直背厚脊,尖锐锋利,深深的血槽,倒映着油灯的光芒,刀身明纹暗络竟是雪花的样式——雪花镔铁所铸,五尺长的刀身,真如霜雪般明亮,这人右手持刀,左手脱下了披风拿在手里,里面穿的竟是一身绛红色的圆领袍,他说道:“人死了,你们居然连全尸都不留,还一口一个阿弥陀佛,真的脸比城墙都厚”胖头陀哈哈哈哈的笑了说道:“小僧不打诳语,没人敢这么和小僧说话,因为这么说话的人,都被小僧超度了”那人说道:“千斤罗汉和飞天蜘蛛,两个江湖上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竟然也干起卖国求荣的活了?”那瘦子阴森森的说道:“你活不过今晚!!因为你太不知好歹”说完了后,那瘦子腾空一丈多高暴雨梨花般的洒出了满天的暗器,胖头陀也一瞬间劈头砸下了禅杖,只见那人把披风一扔挡下了暗器的同时,还蒙住了胖子的头,这个人一瞬间直接冲到瘦子面前,一句话也没多说,一点多余动作没有,长刀一挥一带,直接剁下了瘦子的两只手,瘦子甚至没感觉到疼,而当瘦子感觉到手没了的时候,这个人掐着瘦子的脖子把那口长刀直接从瘦子嘴里穿了进去,割掉了他的头。
  这一切都被那三个人,那个黑衣人,还有房梁上的少年看在眼里,公子模样的人有些好奇,因为他没见过这种功夫,黑衣人放下了面碗,手里提起了刀,因为他没见过出手这么快的刀,房梁上的少年楞了一下,继而看着那长刀,貌似在盘算什么。
  胖头陀摘下头上的披风时,瘦子的半个人头已经扔在了他的脚边,多年的朋友被杀,胖子竟然痛哭流涕的就地跪下诵经,少顷,胖头陀摘下了佛珠,血丝冲眼身形暴涨,抡开了禅杖发疯般的砸了过来,小女生腰粗的顶梁柱竟被赫然砸断了一根,那人见后挺直了长刀,如燕子抄水般掠地而过,刀光起处,有切金断玉之声,胖头陀的禅杖被硬生生削去了一个角,这一下子,胖头陀扑了空,等胖子回身之时只见白光一闪,胖头陀的左臂竟被连着膀子一起削去,那人没有废话,没有多余动作,手起刀落砍掉了胖头陀的半边脑袋,送他去了极乐世界。
  那胡茬泛青的青年说道:“好一口宝刀,这人是谁,江湖上可曾有名号,我要去问问”那人走到了被砸断腿而刚刚醒过来却因失血过多而不太能说话的那个年轻人身边,冷冷的说道:“你活不了了,伤太重,失血太多,如果你不想受罪,就微微点点头,我送你走”那年轻人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这人也没有多余的动作,反手一挥,那年轻人就再也不疼了。
  胡茬泛青的青年来到了那人身边的时候,那人纯干货,讲个加仓方法跳出去七八尺,横刀身前,看着眼前的这个青年,
  胡茬泛青的青年伸出双手表示没有敌意,问 一时间丹满酒醒,又自己揣度道:“不好!不好!这场祸,比天还大;若惊动玉帝,性命难存到:“你是谁?江湖上怎么没有你这一号人物的传闻”这人听后俯身捡起了披风,抖落了那些暗器,抓过了一块破布擦干净了刀上的血,当那把刀重新回到那个旧牛皮刀鞘里的时候,这口刀又变得平淡无奇了,随后他捡起了地上的金叶子,来到了柜台,从柜台下拉出了笑尿了裤子的小二,把这包金叶子塞在了他手里,说道:“交给你家掌柜的,下次我来中信证券:SWIFT如何连接全球?的时候如果掌柜的收到的数目有差池,我就摘了你的脑袋”小二点头的样子,就像是鸡啄碎米,随后,他来到了屋外,走到了骆驼边,趁着月色拉起了骆驼,原来,这驼队运的,竟是火药,他仔细的翻找了所有的地方,在一个骆驼的鞍子找到了银票,而兵符,却下落不明,屋内的那几个人看着一地的尸体,又看了总结一下科创板新玩法看屋外的人,竟然坐下来让小二上酒,那个公子模样的人,打开了扇子,散出了一股郁金香的香味,笑笑说道:“看来,遇到有趣的事了,要不是我们有别的事,还真想看看热闹”剩下两个人,斜了他一眼,低头吃肉,黑衣人坐下,喝完了半碗面汤后去后院找了地方休息,梁上的那个少年翻身下来,租了间客房,拎着长刀的人,借着月光带着驼队向北走去,第二天白天,这里就像是什么都没法生过,那三个人不知道哪里去了,黑衣人也不知道去向,那少年人起了一匹快马南下,酒肆的旗子依旧懒懒散散的飘着,好像无事一样。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23

积分

0

好友

1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1-21 14:39:23
无语.....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